? 一尘不染的纯白 第四十七章 树下密语-顶点博狗 万博_狗万是黑网吗?_狗万是不是给封了网 博狗 万博_狗万是黑网吗?_狗万是不是给封了
?顶点博狗 万博_狗万是黑网吗?_狗万是不是给封了网 通过搜索各大博狗 万博_狗万是黑网吗?_狗万是不是给封了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博狗 万博_狗万是黑网吗?_狗万是不是给封了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!

清晨的宝马车上,不胜酒力的余晖昏昏欲睡,吴秘书习惯性摸上控制广播的圆形按钮,却意识到什么,他立刻缩回手。起先高速一路畅通无阻,小吴心下欣喜万分,虽然车上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分享他的这种喜悦。可后来遇到了撞车事故,道路交通便瘫痪了二十多分钟,对于吴秘书而言,那是相当静默而煎熬的二十多分钟。

车子终于驶入龙口市区,吴秘书透过后视镜望向后座上的人,发出轻轻鼾声的董事长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。吴秘书想起董事长可是滴酒不沾的。公司大型聚餐上,无论领导班子、同事们怎么劝酒,可都劝不动董事长这尊大佛,他可是很讲原则的人,向来说一不二。吴清原本打心底佩服余晖超凡的自控能力,现在他恍然大悟才发现:原来董事长是真的喝不了酒,一喝酒不仅失态,而且之后就干不动活儿,办不了正经事了。

吴秘书摇了摇头,驱车驶向“玉墅临风”,这是一片精致的别墅区。他望着面前飞驰而过的别墅,心里暗自叹气:我吴清什么时候也能住上这样的地方!不光光是为了我自己,也让我的老父亲享受享受呢!同样在人世间走一遭,为什么我的人生的体验感就那么差呢?为什么我活得就如此凄凉呢?

汽车稳稳当当地停在一扇铁质的大门前,门上的栏杆镶嵌着奇怪的雕像图案,吴清觉得似乎是希腊神话中的某神,说不定是驾着太阳神车的阿波罗。他烦闷地按了按喇叭,心急地等待着,陆妈终于迈着闲碎的小步来开门。

“小吴,你怎么在饭点过来了!吃过了吗?有什么事情吗?”陆妈的眼神中永远充满关切,吴清不理解无儿无女的陆妈为何时刻焕发出这样一种母性的光辉。

“陆妈,你过来,帮忙扶一下董事长,他还睡着。”

“啊!董事长怎么醉成这副模样!我来这个家这么久,还是第一次看见他喝成这样。”吴秘书白了陆妈一眼,他似乎已经习惯了陆妈总是把“第一次”挂在嘴边。第一次吃某道菜,第一次看到某种花,第一次看到余白落泪,第一次跟着去大学看看……

他和陆妈快要走到内屋的大门处时,气派别墅的女主人终于迎了出来。她看着昏昏沉沉的余晖,眼底深不可测,她并未上前搀扶,只是吩咐道,“陆妈,扶到楼上的房间吧,我一会儿过去。小吴,你留一下,我有些话问你。”

院子里茂密的香樟树下,阳光把两人的斑驳身影投射在地上。吴清望着眼前大片白色的花朵,只觉说不出的诡异。龙口市似乎也下过雨,空气中却没有异常清新的感觉,只觉二氧化碳的浓度似乎偏高,他呼吸急促而困难。

“夫人,请问您有何吩咐?”吴秘书垂着手,一脸恭敬。

“哟,小吴,跟我还这么客气!别见外,叫我林阿姨就行!”林落梅绽开的笑让吴清不由冷汗直冒,他用手拭去那些细密的汗珠。

“吴清,你还是从实招来吧,你跟着余晖这几天鬼鬼祟祟跑去哪里了?说吧,你不用感到愧疚,因为就算你不说,我也总有办法知道的。”林落梅双手叉腰,高眉一挑,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。

吴清倒抽了一口凉气,被她强大的气场所震慑与胁迫,他觉得自己在不平等的对话关系中显得无比卑微,几乎得使用古代宫廷剧用语“回夫人的话”。

“呃,夫人,我们俩去了东林市,您也知道昨天是小姐的生日吧,发生了一些小插曲,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。总之,董事长他知道了小姐不是他亲生女儿的事实了,但是他好像准备瞒着你,也瞒着大家伙儿。呵,您可真厉害!有两把刷子嘛!竟然不声不响地给董事长戴绿帽子,让他蒙在鼓里这么多年。他也是足够爱你的,竟然选择保持沉默,算作是我早就闹得鸡飞狗跳了,我才不甘心咽下这口气。”吴清的面部表情如同天际千姿百态的云朵般不断变化。

“所以,余晖他到底是怎么发现的?我原先以为纸是包不住火的,可后来这么多年都过去了,就当我快要以为这个秘密已被尘封的时候,它就这样被无情地揭开了,**裸的呈现在我们面前。呵,命运真是如莎士比亚笔下的四大喜剧、四大悲剧一般,充满耐人寻味的戏剧性啊!”

吴清并未沉浸在林若梅的无限感慨之中,他迅速地接过话茬,“是易尘发现的。他不知怎的起了疑心,偷偷给董事长和余白做了DNA鉴定,然后他不知怎么想的,竟然选择缄口不言了一年多,我推算他应该是大一的时候就知道秘密了。说实话,我向来以为他和小姐一样属于那种死读书的学霸类型,还有点痞痞的感觉。想不到啊!想不到,我倒是低估了这小子的本事。”

林若梅再次迸发出一声冷笑,阳光打在她的半边脸上,她的整张脸呈现出阴阳分明的格局,“所以,发现真相后的余晖是同意余白和易尘在一起了吗?可是那个贱人的儿子,怎么配得上我多年来呕心沥血、精心栽培的女儿?她当年抢走我丈夫的心,现在她儿子又妄想抢走我的宝贝女儿吗?唉,我的白白怎么会喜欢那个易尘,我记得她高中的时候,就在饭桌上拿出过那个家伙的照片。对哦,我记得你和我提过,余白那次的自杀也是因为得知了易尘是余晖的亲生儿子,一时无法接受而做出的冲动行径……唉!”

她的眼中似是充满无限的恨意,积蓄了多年的怨恨收拢在眼波之中,“你王阿姨上次找我闲聊,说她熟悉方正集团的太子方泽言,仪表堂堂、才气纵横。说来也巧,方泽言也是惠文中学毕业的,就读于东林大学的,我想冥冥之中这也算是一种缘分吧。等余白回来,我想着让王阿姨安排他们见见面。将来余晖科技是我们家余白的,如果和方正集团的太子爷搞好关系,想必是百利而无一害。”

章节有问题?点击报错!